歡迎瀏覽環境保護署空氣質素健康指數網頁


本港空氣中二噁英的水平

二噁英監測數據

本港沒有大量二噁英的源頭。微量二噁英主要源於各種燃燒活動,包括車輛引擎、一些焚化設施以及偶有的火警和山火等,所以空氣中的二噁英一直以來都是在很低水平。

 

環境保護署(環保署)一直於中西區及荃灣定期監測二噁英。監測數據顯示,本港的二噁英水平十分低,而且過去二十年不斷下降, 2021年的年平均約為每立方米0.017皮克,貼近可測量值的下限(見圖一)。

圖一 1998-2021年的二噁英年均濃度趨勢

圖一 1998-2021年的二噁英年均濃度趨勢

本港過去五年的二噁英水平日平均值,遠遠低於日本的年均標準值,亦低於加拿大的日平均標準值。因冬、夏季節有不同的主流風向,二噁英的濃度水平也有季節變化,冬季的水平一般高於夏季的水平。

焚燒產生的二噁英

根據不少國際文獻顯示(參考文獻1-4),只要物料有少量氯化物例如PVC或鹽分,已足以形成二噁英。在本港,PVC常用於電線、電纜、膠喉管、膠地板、汽車配件、馬路膠圍欄和路上的「雪糕筒」,也有PVC製成的膠摺枱、摺椅及辦公椅等;由於香港是近海城市,鹽分也廣泛存在於環境中。故此露天焚燒垃圾,確實可以產生少量二噁英。香港中文大學在一個被火燒焦的墊褥附近採集含有黑色煙燻物質的泥土樣本,化驗結果發現有較其他樣本的背景濃度明顯為高的二噁英,並且認為這個略高的數值可能是由燃燒塑膠或墊褥的塑料部分引起,與國際文獻的資料相符合,但濃度並未構成健康風險。

環境保護署

 

2022年1月

 

 

參考文獻

 

二噁英的主要源頭及排放因子

  1. Mengmei Zhang, Alfons Buekens & Xiaodong Li (2017) “Open burning as a source of dioxins.” Critical Reviews in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47:8, 543-620, DOI: 10.1080/10643389.2017.1320154.
  2. UNEP (2013) “Toolkit for Identification and Quantification of Releases of Dioxins, Furans and Other Unintentional POPs under Article 5 of the Stockholm Convention.” January 2013.
  3. Takayuki Shibamoto, Akio Yasuhara, and Takeo Katami (2007) “Dioxin Formation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Reviews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and Toxicology. 190:1–41.
  4. Schleicher O., Jensen A.A., Blinksbjerg P., Thomsen E., Schilling B. (2002) “Dioxin emissions from biomass fired energy plants and other sources in Denmark.” Organohalogen Compounds 56 (2002), pp. 147- 150. (燒烤食物-BBQ)

 

手機版本 | 桌面版本
最近更新時間: 11:07 05-12-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