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空气中二恶英的水平

二恶英监测数据

本港没有大量二恶英的源头。微量二恶英主要源于各种燃烧活动,包括车辆引擎、一些焚化设施以及偶有的火警和山火等,所以空气中的二恶英一直以来都是在很低水平。

 

环境保护署(环保署)一直于中西区及荃湾定期监测二恶英。监测数据显示,本港的二恶英水平十分低,而且过去二十年不断下降,2021年的年平均约为每立方米0.017皮克,贴近可测量值的下限(见图一)。

图一 1998-2021年的二恶英年均浓度趋势

图一 1998-2021年的二恶英年均浓度趋势

本港过去五年的二恶英水平日平均值,远远低于日本的年均标准值,亦低于加拿大的日平均标准值。因冬、夏季节有不同的主流风向,二恶英的浓度水平也有季节变化,冬季的水平一般高于夏季的水平。

焚烧产生的二恶英

根据不少国际文献显示(参考文献1-4),只要物料有少量氯化物例如PVC或盐分,已足以形成二恶英。在本港,PVC常用于电线、电缆、胶喉管、胶地板、汽车配件、马路胶围栏和路上的「雪糕筒」,也有PVC制成的胶折枱、折椅及办公椅等;由于香港是近海城市,盐分也广泛存在于环境中。故此露天焚烧垃圾,确实可以产生少量二恶英。香港中文大学在一个被火烧焦的垫褥附近采集含有黑色烟熏物质的泥土样本,化验结果发现有较其他样本的背景浓度明显为高的二恶英,并且认为这个略高的数值可能是由燃烧塑料或垫褥的塑料部分引起,与国际文献的资料相符合,但浓度并未构成健康风险。

环境保护署

 

2022年1月

 

 

参考文献

 

二恶英的主要源头及排放因子

  1. Mengmei Zhang, Alfons Buekens & Xiaodong Li (2017) “Open burning as a source of dioxins.” Critical Reviews in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47:8, 543-620, DOI: 10.1080/10643389.2017.1320154.
  2. UNEP (2013) “Toolkit for Identification and Quantification of Releases of Dioxins, Furans and Other Unintentional POPs under Article 5 of the Stockholm Convention.” January 2013.
  3. Takayuki Shibamoto, Akio Yasuhara, and Takeo Katami (2007) “Dioxin Formation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Reviews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tion and Toxicology. 190:1–41.
  4. Schleicher O., Jensen A.A., Blinksbjerg P., Thomsen E., Schilling B. (2002) “Dioxin emissions from biomass fired energy plants and other sources in Denmark.” Organohalogen Compounds 56 (2002), pp. 147- 150. (烧烤食物-BBQ)

 

手机版本 | 桌面版本
最近更新时间: 20:07 26-09-2022